推广 热搜: 急停开关  位置传感器  KDW127/12直流稳压电源  QZC6气动阻车器  渠道  皮带输送机  矿用UpS电源  布袋除尘器  重庆  QZCL-240 

再说了,没准太子这辈子就办这么一回喜事了,肯定得办的隆重些

   日期:2021-01-11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时值三月,春光融融,桃花灼灼。  长安城里处处张灯结彩,锦幡飘扬。朱雀大街两旁燎矩通明,百姓们摩肩擦踵,人头攒动,一边看
 时值三月,春光融融,桃花灼灼。

  长安城里处处张灯结彩,锦幡飘扬。朱雀大街两旁燎矩通明,百姓们摩肩擦踵,人头攒动,一边看着热闹,一边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——

  “太子娶亲的排场也忒大了!”

  “废话,储君成婚,排场能不大么。再说了,没准太子这辈子就办这么一回喜事了,肯定得办的隆重些。”

  “唉,咱们太子真是可怜,多贤明温雅的一个人,偏偏体弱多病……”

  “太子可怜,嫁过去的太子妃也可怜啊,好好一个侯府嫡女,却要给个命不久矣的病秧子冲喜。若是太子撒手去了,她岂不是年纪轻轻就当了寡妇。”

  你一言我一语间,华丽的花轿随着长长的仪仗进入了东宫。

  太子病弱,无法亲自迎亲。所以花轿是一路到了东宫门口,太子才出面踢轿,接新娘。

  喜婆笑眯眯的对着花轿道,“太子妃,咱们到东宫了,您准备准备,殿下要来接您了!”

  花轿里却是一片寂静。

  喜婆又唤了一句,还是没有声,难道新娘子一路睡过去了?

  她心中隐约觉得不妙,掀起帘子一角瞅了眼。

  这一瞅,喜婆登时脸色大变,双腿发软,险些没栽倒在地。

  只见花轿内,一袭大红喜服的新娘子瘫软的靠在轿内,双眸紧闭,殷红的嘴角流出一丝黑血来。

  那无力垂下的手边,是个小小的白瓷瓶。

  要给太子冲喜的新娘子,却在成礼之前,服毒自杀了!

  ——

  陶缇一睁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热烈的红。

  大红的喜帐,大红的枕头锦被,大红的婚裙,大红的双喜剪纸……这是个什么情况?

  似乎是在回答她的疑问,下一刻,无数记忆潮水般涌入脑海。

  这具身体的主人,也叫陶缇,是大渊朝勇威候的嫡女,今年十六岁。勇威侯夫人张氏与顾皇后是手帕交,后来生下幼女陶缇,两个好姐妹便约为儿女亲家。

  娃娃亲什么的,在古代很是平常。但约定婚姻的第二年,顾皇后便病逝了。

  没多久,年仅五岁的小太子也落入冰湖,从此坏了根子,三天一风寒,五天一高烧,一直靠着汤药吊着性命。半年前,钦天监推算出太子命中有死劫,恐怕活不过二十三岁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